“至今世间人类所创造的万物,没有一样比得上酒吧更能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温馨与幸福。”

然而,给英国人带来了无限温馨与幸福的酒吧,最终还是扛不住病毒的“迫害”而暂时关停了。

而在酒吧关停的前一夜,英国人还不放弃抓紧最后的机会狂欢。是新冠不够可怕吗?不!是英国人对酒吧的执念太深。

有人说,如果英国在世界杯上输了比赛,国民生产都要受影响。英国人大多克制而缄默,酒精和足球是少数能让英国人打开自己的东西,更何况两个一起。

酒吧在英国随处可见,动辄历经百年的酒吧也不在少数。如果走进一间自维多利亚时期就已经存在的酒吧,就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怀旧的沧桑之感。这种沉甸甸的感觉,让人总想喝点儿什么来驱除一下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惆怅。

但是当你真正走进去的时候,就会发现之前的“伤时感怀”简直是浪费感情,喧闹和沸腾才是酒吧的正确打开方式。特别是在欧洲杯,或者世界杯比赛的时候。

几十个老少爷们拥挤在酒吧里,有站着的,有坐在桌子上的,有不安分地坐在椅子上的,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的屏幕,随时准备一跃而起,大声欢呼。没有了平时的绅士风度,像是走进英国的另一面,只有野蛮粗暴的激情和对足球的狂热。

英国人对足球的执迷,让酒吧也顺势捞了一桶金。据统计。2002年英格兰与丹麦队比赛时,这一天酒吧的啤酒消费额就高达8000万英镑(约合7亿元人民币)。2004年,仅仅英法大战就给酒吧带来了3000万英镑的额外收入。

对于英国人来说,他们宁愿挤在人缝里,也不愿意一个人在家清清静静看完一场比赛。

除了足球之外,音乐也是泡吧人的心头好。热烈而喧闹的摇滚为酒吧注入了灵魂。

Kaiser Chiefs(凯撒大帝乐队)的贝斯手西蒙·瑞克曾经回忆说,“Duchess of York(一间酒吧的名字)是我成长的摇篮。在我还挺稚嫩的年纪就在这儿看演出。”

千万别以为西蒙口中的Duchess of York酒吧是一个多么高大上的酒吧,它和所有的「Toilet circuit」一样,密密麻麻地填充着英国的每一个角落。

「Toilet circuit」是什么?它可不是说在厕所举行巡演,而是在说进行巡演的酒吧实在是太小了。如果非要弄明白,可以参照以下几条非官方解释。

但是,不管哪一种解释都是“脏、乱、差”委婉说法。但是就是这些公厕大小的酒吧,却是很多著名乐队和音乐陷入初恋的地方。Coldplay(酷玩乐队)、Nirvana(涅槃乐队)、Oasis(绿洲乐队)、Blur(模糊乐队) 这些摇滚天团都在toilet circuit演出过,并赢得了第一波粉丝,迈出出道的第一步。

这里的舞台很小,小到表演的人的脸几乎都能贴上看表演的人的脸;这里的舞台也很大,大到可以容纳所有喜欢摇滚的人。

这种狂热的喜欢还影响到了国家的法令。2012年10月,英国政府颁布了《现场音乐法》,这意味着如果容纳观众数量低于200人,不再需要许可证。

即便是小县城,甚至乡村,也有当地的演出场所,而看乐队演出已经融入了英国人的日常生活。

英国人一般称酒吧为“Pub”,是“Public House”(大众之家)的简称。顾名思义,英国酒吧大多都起源于早期的酒店和旅馆。包括十一世纪时修道院在附近建起的用来接待信徒的“济贫院”。他们提供酒水食物和短时间的住宿。但是住宿条件不大好,所有的客人只能挤在一间房子里,共用一张桌子。

之后,英国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。在战争中,由于运送物资的需要,道理交通慢慢发展起来,一同发展起来的还有路边酒馆。到十八世纪时,路边酒馆比比皆是,发展到了鼎盛时期。

这个时候,路边酒馆更像是一个驿站,特别是在1784年,邮车被引进之后。一些路边酒馆的老板还会担任当地邮递员的职业。至今在胡斯托伯恩、特伦特的“乔治龙”酒馆,人们仍能看到当年用过的邮箱。

除了路边酒馆之外,水边酒馆也随着海上贸易的日渐繁荣应运而生,成为旧时英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海运的发展带动了河运的发展,生意人、乘船过河的人都喜欢在水边酒馆中消磨等待的时光。

后来,由于铁路运输逐渐取代了马车运输和水路运输,所以路边酒馆和水边酒馆渐渐落寞。但是英国人对酒吧的执着已经融进了骨子里。坐在酒吧里看一场比赛,或者看一场表演,又或者单纯地凭窗眺望水上的秀丽景色,可以说非常滋润了。

怪不得当英国政府宣布封停酒吧的时候,人们的反应如此强烈了。不过,英国的疫情是越来越严重,再喜欢去酒吧,也得等疫情先过去了不是?

我们那么喜欢吃火锅,还不是老老实实在家宅了两个月?如果他们实在觉得无聊的话,要不要试试做凉皮儿?包教包会的那种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